彩神8下载

当前位置:彩神8下载 > 台风专题

男儿有泪不轻弹 只因情浓为苍生

文章来源:彩神8下载 发布于:2019-09-19 阅读:722次

-----在临海参与抗洪直播的30个小时

新闻综合频道  沈志强
 

前言:作为一名年届50的老记者,我得承认,我依然保持着一颗刚入行时的初心,每次台风来临,我还是希望能到一线直面灾难,见证历史,或许是职业习惯使然,或许是英雄情结使然。

我经历过9711号台风,经历过云娜台风,但是都没有今年的这场台风让我印像深刻。以往的台风是一场自然灾害而已,而今年的利奇马我们介入得更深,因为在猛烈的15级台风袭击的时刻,我们就站在风中,在临海洪水漫城的时刻,我们就站在洪水中,与大自然的狰狞作最亲密的接触,它给予我的不仅是自然力量的震撼,也是心灵的洗礼。     

    

临海水情严重

8月9日,超强台风利奇马登陆的当晚,我和频道参与直播的同事工作到凌晨1点,在做完最后一个直播报道以后,才让同事阿伦用单位的车直接送我回家。可能是这场台风的刺激,睡眠向来很好的我有点失眠,睡了三个多小时,8月10日早上6点左右,我即起床往单位走,和《直播台州》的同事郑安,往临海出发。

按照安排,原来我们准备前往当天洪水最严重的大田街道,但是大田派出所的教导王文伟告诉我们,不要来了,大田已经进不来了。由于通往大田的主干道临海大道,东方大道都已经水深及腰甚至及胸,没有冲锋舟或者橡皮艇是无法靠车子行进的。去不了大田,我们只能留在临海市区进行报道,事实上当时临海城区的水情也已经不容乐观。早上8点,我看到在灵湖公园的大门口,不少试图往大田方向的车,已经在水中熄火,灵湖的工作人员说,灵湖水位比平时高了五六米以上。

直播时泪崩

 

10日上午8:30,第一次直播报道结束以后,中午左右开始,各种求救信息便从台里的网络直播后台和朋友圈云集而来。特别是老城区棋盘巷一带,水位更高,传过来的求救信息让人心里直打颤。老城区居住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由于当天下午3时,望江门,兴善门城门失守,水位在短时间内突然上涨,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不及撤离。在水位较低,或者地势较低位置的那些老人们,如果不及时转移就可能面临着生命危险。有两个信息,让我印象特别深,一个是一位姓陈的老爷爷和他的老伴,住在棋盘巷的一层平房里,如果水位上涨到两米,意味着可能遭受灭顶之灾。他的家人数次试图徒步进入老城区,去棋盘巷营救,但是都失败了,因为城门被冲垮之后,洪水长驱直入,城区主干道几乎成了湍急的河流,尤其望江门直通过来的巾山西路,水已经高过头顶,根本无法游过去或者趟过去。还有另一户家庭通过微信告诉我们,他家已经非常危险,洪水已经淹至二楼,接着只有往房顶上去躲了。但是上了年纪的老人,是根本没有能力上楼顶的,也是一个非救不可的求救信息。我们联系了民间的志愿者,他们试图划着橡皮艇进去,由于水流太急,最后以失败告终。通过联系救援队,联系政府,但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营救方法。一位政府的主要领导说,几千个求救电话打进来,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好,因为救援船只和队伍太缺乏。

10号的下午3点多,我们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冲锋舟,是临海民防救援队的。救援队的金队长告诉我们,临海目前仅有20艘左右的船艇,一部分已派往大田街道,他们的任务排的满满的,根本没有能力考虑去老城区救人。他已经30个小时没有合眼了,我看到他的眼睛红红的,布满血丝,这是缺少休息熬夜造成的,但是他仍然坚持不休息,这是拿命在搏。他告诉我们,临海急需冲锋舟,急需救援队伍。在民防救援队的冲锋舟上,我们把急需救援物资的信息通过电视直播传达出去。

老城区成千上万的群众亟待救援,朋友圈充斥着几十上百个求救信息,连我手上直接联系的两个特别紧急的求救信息都无法落实。防汛部门信息传来,高潮位将在晚上九、十点钟到达,我意识到,临海古城真正的考验就要来了,我无法想象,水情继续上涨后,临海的数千群众将面临怎样的结果。整个下午到傍晚,我一直被这个心理重负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当晚8点直播连线时,当想到万分紧急,等待救援的群众,当提到还在不停上涨的洪水,我终于控制不了情绪,直接泪崩。

这个泪崩的视频被当做“临海水情告急”的象征性符号通过互联网传遍了全国,短时间内迅速登上很多网站的头条,全网以“记者抹泪哽咽报道临海洪灾”为标题转发临海洪灾的消息,一定程度上引发并推动了各地救援队伍援助临海的热潮。

洪水中的救援

 

新城区虽然水情状况要比老城区好很多,但是也已经到腰部,最深处甚至没过了头顶。我看到市民们把人行道上的车子用砖块垫高,在店门口叠起沙袋。当晚11:30左右。央视新闻+邀请我们对部分街道的水情进行了直播。一位居民得知我们中午晚上都吃不上热饭,到深夜依然坚持在工作,特地烧了面条请我们吃,这一碗堆满鸡蛋和红烧肉的面条是古城人民的心意。

从白天到深夜,水一直在上涨,我心里担心着老城区的老人们怎么样了,非常想到老城区去看一看,11日凌晨2点多,我终于遇到了金华救援队的一艘冲锋舟,他们说自己刚刚到达不久,接到临海水情告急的信息后,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集结,前来救援,他们是到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去接病人的。一路上,我看到很多救援队的冲锋舟来来往往,特别是在经过崇和门时,我们看到数量惊人的冲锋舟和人群集聚在这里,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,心想老城区的群众终于有救了。同船做向导的交警说,这里是救援队伍的指挥中心,上级政府的重视和媒体的报道使临海洪灾成为全国关注的中心。

临海市一医院和台州医院仅有四五公里,骑自行车也只有15分钟的车程,走路也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,这样的一个路程,由于水流湍急,水深处(齐腰深)可以启动螺旋桨,水浅处只到大腿根左右,怕螺旋桨触底损坏,我们就下来推船涉水缓慢前进。这是一段艰难的路程,我们花了两个多小时,从凌晨的3:30,一直到早晨的5:50,才把病人送到了台州医院的急诊科。

最美的颜色

送完病人之后,我们立即赶往府前街和紫阳街,拍摄洪水的画面。此时,水位已经有所降低,到腰部左右。惊魂未定的居民们说,凌晨时分,水深高于头顶,达到2.3米左右,要不是水情缓和下来,要不是来了救援队,他们可能就坚持不住了。现在大家终于放下心来,部分水浅地带的居民开始清理一楼家中的被水浸泡的电器等物资。我们看到,一批批穿着绿军装和黄色或红色救生衣的救援人员,来来往往忙碌着把群众接到冲锋舟上,往外运送。

我们一路拍摄,趟过及腰的水穿过府前街到紫阳街南门兴善门,从兴善门登上长城,再从望江门下来,已经8点半了。再涉水一个多小时,中途搭上救援部队的一艘冲锋舟,我们给他们路上买的水果,路边群众给他们递矿泉水,他们都客气地谢绝了。

我们赶到临海国际大酒店参加临海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。至下午3点,整个发布会结束。台里考虑到我们已经30个多个小时没有合眼,派了4位记者替下我们。从8月10日清晨到11日下午3时,整整33个小时,在我们的心中,感觉仿佛穿越了漫长的一个世纪。

回程路上,阳光很灿烂,我们看到,救援已基本结束,救援队员有的在路边满是泥巴的水泥地上睡着了,有的在整理船只准备回家,我们不知他们来自何方?我们也不知他们去往何处?临海街头大批军人身上的绿色,还有省内各地救援队的黄色或红色,在阳光下分外耀眼,我觉得,那是爱心的颜色!那是人间最美的颜色!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